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晓强在“价格波动与新兴经济体对策”分论坛上表示,我国今年将进一步改革天然气价格机制。

  中国现在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我们的国内政策、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计划,对于初级大宗商品价格来说有三到四个关键的方面。首先,应该进一步加深价格体制改革,比如在今年年初,中国政府对成品油价格进行了改革,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方向。我们也想从傅总谈一谈,对炼油厂还是有限价,他们使收入要素成本在售价当中反映出来。这次燃油改革会不会也调整这方面?经过一系列的改革之后,油价会随着国际油价的调整,也就是说定价机制会更具市场化。就天然气的价格而言,今年我们也会进一步深化改革。就粮食的价格而言,对中国来说这个问题非常重要。今年中国政府仍然将继续使用最低价格,以保证八亿农民的利益,保证他们生产粮食的积极性。